厦门开展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

发布日期:2019-08-16    浏览量:371

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是构建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的核心,是实施资源有偿使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生态文明绩效考核等的重要基础。开展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有利于架起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之间的转化桥梁。

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目前存在的问题

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是当前科学研究的热点和难点,国内外已经开展了大量相关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仍存在概念内涵不统一、核算科目不一致、核算标准缺乏、定价机制不完善等突出问题。

当前,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大多采用具有生态、物理机理的科学模型,这些核算模型往往具有极强的专业性,模型参数复杂多样,参数确定主观偏好性强,数据精度和数据来源不统一,导致不同科研人员对同一科目的核算结果也不一致。此外,由于科学模型的专业性和复杂性较强,只能由具备相关知识背景的科研机构进行核算,无法由当地业务部门完成,这也使得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的实践意义和决策支撑意义远低于意识提高方面的作用,极大限制了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结果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中的应用。

厦门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的整体设计

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是指以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可重复、可比较、可应用为目标,基于业务部门日常监测、资源清查、统计数据等,采用相对简单的统计核算模型,由当地行业部门完成核算。福建省厦门市在两年试点的基础上,开展了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体系研究与应用,业务化核算体系包括业务化统计核算模型、数据报表系统和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统计年鉴3部分。

首先,在科学模型核算的基础上构建了业务化统计核算模型。采用国内外认可的成熟科学模型进行了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以核算结果为基础,构建出可本地实现的统计核算模型。这些统计核算模型虽然表现形式各异,但均由固化的参数和变量两个要素构成。固化的参数是将厦门市各生态系统类型的生态系统服务能力、自然波动的贡献系数、各行政区污染物响应系数等固定下来不需重新计算的参数。比如,厦门市各生态系统类型的最大降温幅度、单位面积固碳量、空气负离子平均浓度等。变量主要是反映生态环境质量和数量,反映自然波动变化的变量。这些变量来源于各行业日常监测、定期的资源清查或统计调查数据。

其次,设计了一套规范的数据报表系统。对于同一套统计核算模型,数据的时空精度、监测点位选取的差异均会导致核算结果不一致。因此,为保证数据填报的规范性和核算结果的一致性,针对统计核算模型涉及的变量,设计了一套数据报表系统。这套数据报表系统共涉及厦门市统计局、市生态环境局、市气象局、市市政园林局、市水利局、市文化和旅游局和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等7个部门,累计18个报表。

最后,通过编制《厦门市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统计年鉴》,规范了核算成果的展现形式。借鉴GDP统计年鉴的编制经验,设计并编制《厦门市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统计年鉴》。统计年鉴包括厦门市基本概况、生态资源家底、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投入、分地区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等。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是自然资源负债表的流量部分,生态系统生产价值统计年鉴既是对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成果的集成表达,也是对自然资源负债表的有机补充。

厦门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成果的应用

厦门市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体系实现了生态系统价值核算的可重复、可比较和可应用。为进一步开展实施资源有偿使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生态文明绩效考核等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为国内开展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提供了良好的借鉴和参考。

作为国家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厦门市将继续深入完善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体系,持续深入推进生态系统生产价值核算理论探索和实践应用,力争形成一套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系统生产价值业务化核算技术体系,发挥其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中的作用。

 

来源:中国环境报